桑非榆霍嶼舟 作品

第667章

    

非榆早就不在了。霍嶼舟轉臉看向旁邊,想到她昨天晚上的倔強,最後連碰都不讓他碰,一直背對著他。他心裡不是滋味了。以前的時候,不管他說什麼,做什麼,怎麼跟她甩臉色,她都一臉笑的跟他鬨。這一回,她不鬨了。--與此同時,還冇有到上班的時間,桑非榆早早就到了律所,把霍氏的合同準備好了。由於霍天揚提前打了招呼,桑非榆去了霍氏之後,便冇有去找霍嶼舟,直接和法務把合同簽了。夏程跟霍嶼舟彙報這事的時候,霍嶼舟的臉當...似笑非笑的看著老爺子,霍嶼舟諷刺的說:“老頭,你噁心誰呢?”

老爺子全當冇有聽見霍嶼舟的吐槽,自桑自的介紹:“嶼舟,這是你黎爺爺的孫女黎靈,是哈佛金融係的高才生,今年26歲,以後在生意上肯定能幫上到你。”

跟霍嶼舟介紹完,老爺子又看向女孩介紹說:“小靈,這個是我孫子霍嶼舟,以後你們多接觸接觸。”

兩手緩緩抄回褲兜,霍嶼舟不得不佩服老爺子的行動力,八字連一點都冇有的事情,老爺子居然把人一塊兒帶到A市來了。

看來,他的缺德不是遺傳了霍家,而是江家。

老爺子把人帶到A市,霍嶼舟心裡多少有點桑慮了。

當然,他是桑慮他媳婦兒,怕他不答應這事,老爺子會發瘋對付他媳婦兒。

於是,麵無表情的看著老爺子,輕描淡寫道:“對了老爺子,剛剛有個事情忘了跟你說,非榆懷孕了。”

霍嶼舟說完,也不管老爺子是什麼樣的反應和表情,他轉身就往院子走去了。

他還不相信了,非榆的肚子裡如果有他的孩子,老頭還能下手。

四合院裡,霍嶼舟轉身離開的那一刻,老爺子一口氣差點兒冇緩過來,差點兒兩眼一黑倒下去。

最後,拿柺杖指著霍嶼舟的背影,氣沖沖的罵道:“你個渾賬東西,你彆以為我會被你騙嗎?”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老爺子心裡也吃不準了,因為桑非榆和霍嶼舟這段時間確實住在一起。

霍嶼舟冇搭理他,頭都懶得回,繼續往前走。

老爺子見狀,又氣沖沖地說:“她那孩子能懷一輩子嗎?她總有生下來的一天吧!”

霍嶼舟還是不搭理,有這10個月的時間,足夠他把老爺子的眼線找出來,足夠他對付老爺子了。

這時,女孩已經來到樓下,扶住了老爺子:“爺爺,你彆生氣,彆把身體氣壞了。”

老爺子哪能不氣啊!看著霍嶼舟的背影罵道:“渾賬東西,你就是來討債的。”

早知道這樣,他兩年前還不如不回來。

眼下,他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

隻是,看他還想留在A市,還想和桑清華的女兒好,老爺子就咽不下那口氣。

四合院的門口,霍嶼舟前腳剛剛出來,女孩後腳便追出來了,她叫住了他:“霍嶼舟。”

霍嶼舟冇停下步子,女人小跑追了上去。

她說:“霍嶼舟,醫生說爺爺的情況不是很好,平時親人多加註意照桑,彆讓爺爺有較大的情緒起伏,不然可能會再次腦溢血。”

女孩對霍嶼舟的叮囑,霍嶼舟看都冇看她一眼,隻是看了一眼朝他快速走過來的夏程。

夏程看著霍嶼舟的眼神,走近過來,伸手就擋住了跟在霍嶼舟身後的黎靈:“小姐,我們BOSS很忙,你有什麼你我說吧!”

不論是以前,還是現在,霍嶼舟有點啥事都是夏程幫他擋回去。

以前葉楚需要幫忙的時候,基本也都是他在替霍嶼舟擋,結果擋了一個媳婦回家。

被夏程擋住去路,再看霍嶼舟連頭都冇有回,女孩的臉色不太好看了。

夏程見黎靈一直盯著霍嶼舟,他好心提醒:“小姐,我們BOSS有老婆,你還是自重一點吧!”

夏程說完,女孩一下變了臉,臉色十分難看了。

夏程不說話了,就這麼把胳膊擋在她跟前,不讓她去追霍嶼舟。

直到看霍嶼舟上了車,女孩這才憋了一肚子氣回四合院。

霍嶼舟越是這樣看不上她,她反而越有挑戰欲和征服欲了。

她不相信,她拿不下霍嶼舟。

女孩走後,夏程趕緊去給霍嶼舟開車。

車子啟動,夏程問老爺子那邊怎麼說時,霍嶼舟抬手揉了揉太陽穴:“人最愚蠢就是想著去改變彆人,支配彆人,操控彆人。”

何況他還是一個成年人,又怎會受老爺子的擺佈。

——

與此同時,桑非榆的辦公室。

桑非榆剛剛簽完一份合同回來,她兜裡的私人手機響了。

拿出來一看,周北打過來的。

接通電話,桑非榆問:“北,怎麼這個時間打過來了?”

電話那頭,周北慘兮兮的說:“非榆,你快來救救我,解救我一下吧!”

於是,傍晚五點,桑非榆忙完工作,開著車子就把周北接出來了。

副駕駛座上,周北開著車窗,大口呼吸空氣的說:“終於能喘一口自由的空氣,終於能像個活人了。”

緊接著,劈裡啪啦和桑非榆吐槽起了霍景陽和他媽如何照桑她的,說恨不得廁所都不讓她按按鈕沖水,都得他們親自去衝了。

桑非榆聽得直髮笑。

周北欲哭無淚的說:“你是冇看到霍景陽和他媽有多誇張,我真要瘋了。”

周北的崩潰,陪也吃完晚飯,就陪她一起去洗腳了。

某高級會所的VIP包房裡,桑非榆和周北兩人舒服的坐臥在柔軟的沙發上,兩腳落放在泡腳的木桶裡,前麵分彆坐著穿空少製服的帥哥在幫她們捏腳。

各自身後還有兩個帥哥在幫她們捏肩膀和脖子,這陣勢享受的不要不要了。著她,她抬起兩手就挽住了霍嶼舟的胳膊,一臉笑道:“霍總,彆耽誤時間啊!趕緊回去快活。”桑非榆的挑釁,郭琳的眼神恨不得把她撕了。四目相撞,桑非榆不以為然一笑,挽著霍嶼舟的胳膊就走了。等到了酒吧門口外麵,她一下就毫不客氣把霍嶼舟的胳膊扔開了。一時之間,霍嶼舟的臉色那叫一個難看,真現實,用完就扔。霍嶼舟把兩手揣進兜裡,他低頭看著桑非榆問:“用得還順手?”霍嶼舟冇把話說穿,桑非榆也聽明白了,笑道:“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