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綠水 作品

第一章楊公秘錄

    

也即將倒閉!往昔的苦難,如同萬箭穿心,讓他痛不生,淚水不潸然而下。“去你的賊老天!憑什麽我就要一輩子無依無靠被人欺負!我不甘心!”張凡滿是鮮的右手,攥著口的玉佩,發泄著心中的苦悶。水悄然滲進了玉佩之中,原本平淡無奇的玉佩,竟然在一瞬間散發出金的華!張凡隻覺右手火燒一般刺痛難當,無數金的文字如漫天雪花,在腦海中紛飛!接著,他雙眼一黑,栽在床上暈死了過去。……“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山寨機雙喇叭嘈雜的...“你問我你有多深,我你有幾分……”

張凡提著大包小包的蔬果、酒,哼著小曲,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向了出租屋。

今天是他跟友呂蓉一週年紀念日,張凡特意請假提前回來,打算做一頓盛的晚餐,給一個驚喜。

然而他的鑰匙還沒從兜裏掏出來,那扇破舊的小鐵門卻從裏邊開啟了。

滿麵春風的呂蓉提著行李箱,挽著一個男人的手臂有說有笑的正要走出來。

“蓉蓉,你們……”

張凡頓覺五雷轟頂,腦子裏一片空白,手中的蔬果撒了一地。

那個滿臉麻子的男人他認識,王耀輝!

王耀輝是他的同事,以前也是錦繡房產中介公司的員工。這家夥皮子好使,業績一直很不錯,在錦繡幹了兩年,也算是很得老闆的賞識。

就在前不久,這丫的靠著自己積攢的人脈,拉走了錦繡三分之二的老員工,自立山頭為了小老闆。大量的客戶也跟著業務員到了他那裏。

他這一走,幾乎掏空了錦繡,可謂損至極。

張凡本以為他離開了公司就不可能再和自己有什麽集了,卻沒想到整了這麽一出來。

“呂蓉,給我一個解釋……”

張凡的角不停的搐著。

這一年來,他節食像孫子一樣小心翼翼的伺候著呂蓉,恨不得把心肝肺掏給,沒想到落了這麽個下場。

“解釋?嗬嗬”呂蓉的臉上寫滿了輕蔑。

“拜托,你難道真以為我會跟一條農村來的窮狗過一輩子?也不瞧瞧你那德行!”

“瞧見了嗎?輝輝剛給我買的LV,三萬多哦?你就是不吃不喝,一年的工資也買不起吧。”

呂蓉說著,把肩膀上的挎包甩了過來,在張凡麵前晃了兩下。

“輝輝,我告訴你,張凡不是個窮鬼,還是個無能,都一年多了,連我一手指頭都沒呢。”

“真的?”王耀輝的臉上掛上了“原來如此”的笑容,“我說張凡啊,本來哥們兒以為你就是賣房不行呢,沒想到房也不行啊。作為爺們兒,真為你到悲哀。”

“像你這種廢,活著還有什麽意思呢?我要是你,找塊豆腐撞死得了。”

王耀輝手在呂蓉的上狠狠了一把,賤兮兮的諷笑道。

“王麻子!呂婊……老子記住了,總有一天,我,我……”

張凡的眼睛裏布滿了,牙齒被他咬的咯咯作響,一雙拳頭更是的指節發白。

“我你大爺!一個臭還在這裏裝,老子看你不爽很久了!”

王耀輝暴起,就是一記重拳。

他可是跆拳道的高手,人高馬大的,張凡哪是他的對手,頓時捱了頓揍。

“好啦好啦,輝哥,別讓這垃圾浪費咱們時間,電影都要開場了。”

看著同居一年的“男友”被打,呂蓉沒有半點心疼,似乎地上那男人在眼裏連小區裏的野貓野狗都不如。

“嘿嘿,寶貝兒,你不說我都忘了。”王耀輝一腳踹開張凡,捧住呂蓉的臉蛋在上麵狠狠親了一口,轉過頭來用一種勝利者的姿態俯視著地上的男人。

“廢,再告訴你一個好訊息,錦繡吞了一大堆爛合同,馬上就要破產了。”

“如果跪下來求我,興許我看在蓉蓉的份上,還能賞你碗飯吃。不然,你就等著和李夢玫那臭娘們兒一起吃屎去吧!”

王耀輝得意的衝張凡比了個中指,摟著呂蓉大笑而去。

“你們這對狗男,給老子等著!”

張凡的拳頭一下下砸在冰冷的樓板上,心中怒意燃燒。他發誓,終究有一天要把那對狗男踩在腳下!

張凡是個孤兒,從記事起便跟隨爺爺張半仙,靠打卦、看相吃百家飯長大。十年前爺爺來到江州給人辦事,讓他在家裏好好等著,卻不想這一別卻是再無音訊。

唯一的親人失蹤,如今友叛而去,棲的錦繡公司也即將倒閉!

往昔的苦難,如同萬箭穿心,讓他痛不生,淚水不潸然而下。

“去你的賊老天!憑什麽我就要一輩子無依無靠被人欺負!我不甘心!”

張凡滿是鮮的右手,攥著口的玉佩,發泄著心中的苦悶。

水悄然滲進了玉佩之中,原本平淡無奇的玉佩,竟然在一瞬間散發出金的華!張凡隻覺右手火燒一般刺痛難當,無數金的文字如漫天雪花,在腦海中紛飛!

接著,他雙眼一黑,栽在床上暈死了過去。

……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

山寨機雙喇叭嘈雜的鈴聲刺得人耳生疼。

張凡緩緩睜開眼,頭疼裂,待平複過來,腦海中卻莫名多了一些風水、玄學之類雜七雜八的東西,那些都是來源於一本泛黃的奇門古書,上麵印著四個金閃閃的正楷——《楊公錄》。

“《楊公錄》?”

張凡心下一喜。

雖然爺爺張半仙未曾教他任何風水奇門之法,但張凡自耳濡目染,對奇門軼事,卻是頗為知曉。

《楊公錄》乃是大唐堪輿風水祖師爺楊筠鬆所傳,提起楊公,看過黃曆的都知道有個楊公忌日,就是楊筠鬆定的。

“問事袁天罡,堪輿楊救貧。”楊筠鬆乃是唐僖宗一朝國師,天文地理,風水、奇門遁甲、岐黃醫藥之法,無所不通,無所不。

張凡顧不上接電話,屏氣凝神,試著翻閱腦中的古籍。

果真,古書應念而。

錄記載了楊公晚年遊走於民間,救苦救難所使的、風水、麻、岐黃偏門之法,晦難明,玄妙無窮。

張凡好在有點底子,大概能看明白個七七八八,不過想要徹底通悟,恐怕得窮畢生之力了!

所謂風水之說,常人多嗤之以鼻,又或避之不及,被視為旁門左道下三濫之流。但張凡年可是親眼見到爺爺卜卦、破邪、安葬,妙如神,便是鎮長、縣長也奉為尊客!

“爺爺,你常說奇門五弊三缺,難以善終,不教我奇門之,是怕禍害了我。”

“但其實你並不希老祖宗的東西失傳,這才把玉佩傳給我,聽天隨緣,對嗎?”

“你放心,等我學會了楊公妙法,一定要找到你老人家,咱們爺孫團聚!”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那些欺我、辱我之人,我一定要把他們統統踩在腳下,此生定做人上人,不負天賜之恩!”

張凡握雙拳,暗暗發誓,麵頰上幹涸的跡被淚水衝刷出兩條印子,又被他用袖狠狠抹去,彷彿抹掉的不止是眼淚,還有昔日的自己。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麽你都不嫌多……”

鈴聲再次響了起來。張凡渾一個激靈。

看著窗外的日頭,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昨天老闆可是說要他跟著一起去辦事的。

趕抓過手機接通,手機那頭傳來老闆李夢玫疲憊的聲音:“張凡,如果你也想跳槽,不用躲著我,可以直接跟我說的,我現在就在你家樓下。”

“沒,沒有,李總你等我,我馬上下來!”

張凡用最快的速度了把臉,換了件幹淨服,一溜煙衝到了樓下。

李夢玫抱著胳膊安靜的站在花壇邊,那張致的鵝蛋臉略帶三分苦楚,的讓人心生憐意。

比張凡大兩歲,今年不過二十五,栗微卷的長發,一襲白蕾收腰襯,包過膝短,前橫豎嶺,蜂腰玲瓏。短下是一雙修長雪白的,襯著黑的高跟,整個曲線有著令人窒息的風韻,再配上淡淡的妝容,嫵而不失幹練。

此刻,輕風徐徐,毫不顧忌焦慮的心,貪婪的親吻的長發。

“張凡,你是不是也打算跟王耀輝吃香的喝辣的去了?”李夢玫的緒很低落,眸子幾乎沒有任何彩,連張凡的異樣都沒注意到。

“李總,瞧您這話說的。當初是您收留了我,別說是個人了,就算是條狗也不能這時候撒丫子不是?”張凡出兩排整齊的大白牙,一如當年剛進城時,笑起來依然充滿、純真之氣。

“嗯,走吧,支行那個姓劉的喜歡古董,隻要他肯給咱們貸款,錦繡就有救了。這個點古玩市場正熱鬧著,興許咱們能趕上好貨呢。”

李夢玫言語中滿是無奈。曾幾何時,作為行業龍頭的錦繡房產中介公司哪會因為幾個貸款去拍這種小人的馬屁。

王耀輝這一刀捅的夠狠,不僅僅把客戶、員工,好的房源資料全捲走了。臨走前,還以公司的名義收購了幾套房產,這幾套房都是“災房”,要麽是死過人名頭不好,要麽有各種各樣明顯的病,砸在手裏本賣不出去。

眼看著到了割期限,兩百多萬的窟窿,李夢玫上哪找這麽多錢?還不上錢,不錦繡會垮掉,自己也可能要麵臨牢獄之災。

這些天李夢玫四求人借錢,然而世態炎涼,哪得所求。萬幸今晚在麗春酒店有個商務酒會,打聽好瞭解放路支行的劉經理會參加,李夢玫決定投其所好,賭上最後一把!

“李姐,錦繡是我的家,我是不會讓它塌了的。”張凡目凜然,堅定道。

他永遠不會忘記,當初從山村來到江州市尋找爺爺,舉目無親,上錢財用,連回家的車票都買不起。

親的朋友們,新書發布,希大家能夠多多支援,奇門相師群:527043289(有會相麵,加奇門一起來八卦吧!)

整整三天三夜水米沒打牙,差點暈倒在街頭,是善良、漂亮的李夢玫收留了他,手把手的教他看房,跑業務。雖然他人老實,笨口拙舌的至今沒什麽業績,但李夢玫卻從未苛責過他,每個月的工資分文不,可以算是白白養了大半個閑人。

張凡是個有良心的人,如今有《楊公錄》在,楊公憑此法可救天下,他就不信自己連一個小小的錦繡中介都救不活。

“傻小子……”

看著張凡的側臉,李夢玫心中莫名一暖。凡渾一個激靈。看著窗外的日頭,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昨天老闆可是說要他跟著一起去辦事的。趕抓過手機接通,手機那頭傳來老闆李夢玫疲憊的聲音:“張凡,如果你也想跳槽,不用躲著我,可以直接跟我說的,我現在就在你家樓下。”“沒,沒有,李總你等我,我馬上下來!”張凡用最快的速度了把臉,換了件幹淨服,一溜煙衝到了樓下。李夢玫抱著胳膊安靜的站在花壇邊,那張致的鵝蛋臉略帶三分苦楚,的讓人心生憐意。比張凡大兩歲,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