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京大開學季

    

日,一眼去,整條京都大道都是車,都是橫幅,都是熙熙攘攘扛著大包小包的人流。從家鄉遠道而來的學子在自己家人的陪伴下,帶著幾乎咧到耳邊的笑意,馬不停蹄的往校門口走。能考上京都大學那可是大喜事,有的小縣城,幾年纔出一個。不學子拖家攜口的,恨不得將整個家族的人都帶過來見證自己為京大的一員。當然也有例外的。高月明就不是。隻一人,拖著一個並沒有很大的行李箱,背著一個黑的簡約單肩包,牛仔白t,長發及腰,悠悠地穿...九月,開學季,明明已經過了立秋,依然熱得要命。

京城,京都大道,這條路的盡頭就是華國最頂尖的高等學府,京都大學。

今天又是一年的新生報道日,一眼去,整條京都大道都是車,都是橫幅,都是熙熙攘攘扛著大包小包的人流。

從家鄉遠道而來的學子在自己家人的陪伴下,帶著幾乎咧到耳邊的笑意,馬不停蹄的往校門口走。

能考上京都大學那可是大喜事,有的小縣城,幾年纔出一個。

不學子拖家攜口的,恨不得將整個家族的人都帶過來見證自己為京大的一員。

當然也有例外的。

高月明就不是。

隻一人,拖著一個並沒有很大的行李箱,背著一個黑的簡約單肩包,牛仔白t,長發及腰,悠悠地穿梭在人群之中。

許是高月明長得過分惹眼,來來往往的行人頻頻將目落到的上。

時不時的,還能聽到幾聲稀碎的議論聲。

“嘿,看到沒,那個同學,一個人拖著行李箱那個,長得賊好看!上還賊好聞。”

“我也看到了,那段那氣質,到我心坎裡去了,看樣子應該也是京大的新生吧,怎麼沒看到有家長跟著來呢?”

......

有不議論聲傳到高月明的耳裡,可像是習慣了一般,依舊不不慢地往前走,往京大裡頭走。

走進京大校道,路過的不學生會迎新專員向出援手,想要幫帶路亦或者帶去報道,都被一一謝絕。

不人在猜測,到底是誰。

畢竟得這麼高冷,這麼獨來獨往的,還是頭一次在京大見到。

有個別迎新的高年級生見不領,也不顧控製音量,“行不行啊,這麼高傲!

我們京大出了名的大,別等一下找不著路了哭著回頭來找人。

切,扮野!”

這話,引起了不人鬨笑,也一字不差地落到了高月明耳中。

沒有理會,繼續腳下的步伐。

新生報道的地方集中設在大禮堂,高月明來到的時候,人不,每個係都分別區分開來。

很多人都拚命地在尋找自己的所在係,亦或者向誌願者詢問。

卻像是提前踩點了一般,一下子就走到新聞傳播係報道視窗前。

新聞傳播係前邊排隊的人不多,高月明默默地站在隊尾後邊,手從包裡頭掏出錄取通知書。

很快,一道男聲響起,“好,下一位同學!”

聲音落下,高月明前方的同學收拾好自己的資料離開,上前一步遞出自己的錄取通知書。

錄資料的男生低著頭接過手中的東西,翻開。

下一秒,他猛地抬頭,眼可見的激,“你是高月明?”

聲音不小,引起雙側不人的關注。

而男生這一抬頭,看到高月明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緩緩起,雙眸裡明顯帶著道不清的驚艷。

聲音放低,再次不確定地開口,“你是,高月明?京大今年唯一的保送生?”

高月明沒有否認,“是!錄好了?”

男生這才恍了過來,慌慌忙忙坐下,在鍵盤上敲打了幾下後,沒有喊下一位同學,而是再次起,“高同學,我穆冗,是你們同係大三的學長!

剛好有空,我帶你回宿舍?”

穆冗是新聞傳播係的學生會主席,家世好,相貌佳,還沒見過他對誰這麼熱忱過,況且今天正是忙的時候,哪有什麼剛好有空一說。

他的心思如何,明確的很。

高月明抬眸,一把扯過他手中的錄取通知,“不需要!”

說完,也不等穆冗反應,轉就進陸續而來的人群中。

旁人驚愕,隻是當事人還在,不敢吭聲。

穆冗看著離去的影,一臉不解,明明是初見,為何看著他的眼神莫名冷漠。

哎~不管,完手頭的工作先,其他的,來日方長。

仰頭再看了一眼即將消失的背影後,纔不舍地坐下。

同一時間,盯著高月明影不放的,還有倚在二樓欄桿旁的男人。

他材很好,一襲白襯衫黑西,因為天氣悶熱的原因,白襯衫的袖子捲到手腕,恰好出一半壯的小麥手臂。

骨節分明且修長的手指夾著一已點燃的煙,時不時一口,吐出白霧。

本就好看到極致的五在這輕霧的烘托下,顯得更加的郎朗艷絕。

讓人不敢隨意靠近。

眼看著那道影消失在他的視線中,掐滅手中還沒燃盡的香煙,轉,瀟灑地將煙扔到一側的煙灰垃圾桶。

恰好,口袋裡的手機震,掏出,上麵顯示的是顧季。

一接聽,那邊的語氣很急,“喂,宋肖,怎麼我轉個你就不見了,在哪?”

宋肖單手兜,朝著電梯的方向,邊走邊說,“你妹,好了?”

顧季,“好了,剛把人送到宿舍,宿管阿姨不讓男的進。

我讓走讀,就偏不聽,反正今兒個你在,專業都幫改過來了,區區走讀,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宿舍哪有家裡頭舒服,過幾天就知道錯了!”

宋肖明顯對這些不興趣,“嗯”的一聲,“車上等你,回公司。”

音落直接結束通話電話,走進電梯間。

顧季,“???”

罷了,能讓他出麵幫他妹妹改個專業已經很不錯了,畢竟京大這地方有權有錢都不一定能行得通。

......

報道完離開大禮堂的高月明,已經輕車路地走到自己所在的宿舍門口。

沒有第一時間進去,頓下自己的腳步,就這麼站在宿舍門口抬頭看了看。

大門口紅的“西區3棟”字眼映眼簾,對高月明來說,一切都是那麼的悉,畢竟這個地方,上輩子在這裡整整生活了四年。

怎能不悉。

是夢的開始,也是夢的結束。

是的!死過一回了,上一世在領完畢業證的那一天晚上就死了。

可能是老天憐憫,亦或者是憐憫他,死後又重生了,重生回到高中畢業的那個暑假。明已經過了立秋,依然熱得要命。京城,京都大道,這條路的盡頭就是華國最頂尖的高等學府,京都大學。今天又是一年的新生報道日,一眼去,整條京都大道都是車,都是橫幅,都是熙熙攘攘扛著大包小包的人流。從家鄉遠道而來的學子在自己家人的陪伴下,帶著幾乎咧到耳邊的笑意,馬不停蹄的往校門口走。能考上京都大學那可是大喜事,有的小縣城,幾年纔出一個。不學子拖家攜口的,恨不得將整個家族的人都帶過來見證自己為京大的一員。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