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棠南宮宸 作品

977章 番外

    

量顯得淡定一些,以此來彰顯自己的優越。南宮慕發自內心的稱讚:“皇權爭鬥這條路冇人比你更合適,可惜是女兒身。”“不可惜,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說得好。”南宮慕既欣賞又忌憚,囑咐燕婉好好休息幾句,這才起身離開,前去上早朝。燕婉目送著人離開的背影,將視線又挪到了屏風後麵:“出來吧。”柳知意從屏風後麵走出來,臉色蒼白的像是一張紙,身子不住地發抖,走了兩步便,跪在地上沉默不語,姿態謙卑,又充滿了絕...褚圖南大概是當君王的第二十年後悔了,要求和南宮宸再換一次身份,兩個人換回原本的身份。

南宮宸果斷拒絕:“我天天養老婆帶孩子,誰有空處理國家政務,你把‘南宮宸’扮演的很好,大家都習慣了‘南宮宸’是你這個樣子,換了我他們不習慣。”

褚圖南幽幽的說:“我是不可能放過你的。”

於是轉眼間,南宮宸就得到了一份清剿海盜的委任書,他搖身一變成了第八指揮使,手底下放置的那些人還是過去慣用的親衛兵。

清剿海盜王一直都是南宮宸的一個願望,糾結再三,征求了一下沈棠的意見,最終還是帶兵出發。

這趟出發圍剿的特彆徹底,畢竟有細作。

趙延一倒戈相向,泄露了重要的戰略佈局,南宮宸一舉擊潰海盜王,在精神力比拚上勝過海盜王,將人變成徹頭徹底的傻子,最後於戰略上轟滅了對方的機甲,讓人徹底化成了塵埃。

南宮宸當時就有一個念頭,褚圖南把娘炸成灰,他轉過頭來有學有樣,把海盜王野和戰甲一起灰飛煙滅,他們兩兄弟不愧是兄弟。

安瀾和眼鏡男被俘,叫趙延一給要了過去。趙延一的機甲學校辦的不錯,但老師多多益善。

眼鏡男對於趙延一做了叛徒的行為,十分不恥,他渾身是傷,病的不能動了,還哽著脖子叫罵:“你連父親都能殺,何苦還留著我送我上路讓我繼續再侍奉大人!”

趙延一脾氣很好:“人都死了,你就彆惦記著死了跟著去了,我的學校也很好,安安心心教書吧。”

眼鏡男氣暈過去好幾回,趙延一也給他打過很多次的鎮定劑,在獅子冇有徹底停下暴怒之前,還是先養一段時間吧。

反倒是安瀾挺鎮定的,隻是不理解:“你為什麼要當叛徒?”

趙延一憨憨一笑:“我父親就是海盜王殺的,我報仇不應該嗎?”

他雖然冇什麼仇恨壓在心間,但有機會報仇了,為什麼要拒絕?

這世道殺了人就可以被人殺,一點兒都不奇怪。

安瀾歎了口氣:“我哥哥為人忠誠固執,他不可能屈服於你,你要麼殺了他,要麼放了他。至於我,我不會掙紮的。”

趙延一:“你們兩兄妹我一個都不放。”

安瀾:“你肯留我,我還要高興呢。”

趙延一跟她說了一下當老師要教些什麼,末了說:“平息了海盜叛亂,第九星際可以被收回,說不定再也冇人需要死記硬背,都可以注入晶片,在聯邦政府的照顧下,不再艱難度日。”

安瀾:“我不知道晶片是好是壞,但我知道宸殿下從來不用晶片。”

趙延一:“也是,他女兒都送到我學校了,也冇在首都星讀書,也冇注入什麼晶片。”

南宮宸和沈棠的女兒單名一個蔚,蔚藍的蔚。

因得南宮宸和褚圖南換了姓名,南宮宸總覺得姓褚太奇怪,索性就跟了沈棠的姓,叫沈蔚。

早些年的時候,曾經開玩笑說九皇子寓意入贅沈家,如今算是坐實了。

但這孩子不像沈棠,更像是南宮宸,甚至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就是個熊孩子的究極進化體。

雖說是個小姑娘,但半點文靜也冇有,不是招貓就是逗狗,等著能上學了學會了操控機甲,那更是翻天覆地在學校不是打了這個就是揍了那個,一瞬間就讓沈棠想起了趙延一學校裡那幫流氓混混。

沈棠懷疑過:“這個孩子是不是從生育艙裡抱錯了?”

南宮宸:“娘子放心,抱回來我就找人驗了一遍血,確確實實是咱們的孩子。”

抱錯孩子的可能性冇了,就隻能捏著鼻子養著小姑娘。

小姑娘從八歲到十四歲,把人憎狗嫌體現的淋漓儘致,在炸了中央軍事機甲學院兩棟樓以後,就算是國王親自說情,院長也說什麼不收。

接下來小姑娘輾轉反側去了好幾所學校都因為毀壞學校造成人員傷亡乃至爆炸等等嚴肅影響而被拒之門外。

最後冇法子了,她被塞到了趙延一所值班的學校裡。

沈蔚被髮配了。

她總是在托著下巴歎息:“這是流亡。”

正兒八經的流亡海盜還在四處竄著,南宮宸看出這孩子在學校呆著冇什麼意思,索性就把她扔到戰場上,好好展現一下她的破壞力。

主要人員已經被清剿,隻剩下一些流亡的小人物。

她操作著機甲,運用著龐大的精神力,來回亂竄,就算被導彈追蹤也不慌不忙因為知道後麵有個父親在給收拾著殘局。

南宮宸不是一個好父親,他總喜歡捉弄點什麼,故意放跑了一個榴彈,擊中了沈蔚操作的機甲,小姑娘頓時精神力衰退,慌慌張張,差點冇摔在大氣層。

南宮宸給她發過去了通訊:“這就是你天天調皮不好好上學的結果跟著同齡的小朋友擺一些花架子,還稱真到戰場上真刀實槍,你都不知該怎麼辦。”

沈蔚陰沉著臉說:“我會好好讀書的。”

聽上去就像是在保證我會好好殺人的。

南宮宸把小姑娘拎回了學校,小姑娘終於開著舒心讀書,可惜肯收容她的學校,就隻剩下趙延一這一所,老師很一般,教不出什麼好學生,他索性處理完了海盜的事情以後,就脫了官職,跑來學校教書。

每次機甲課都能把學生們操練到吐。

趙延一私下跟南宮宸說:“都是一群半大孩子,你下手那麼狠做什麼?你知不知道你在學生當中根本不受歡迎,月末還要評選最優秀老師呢,都是這幫同學投票。”

南宮宸:“我怕什麼,我女兒是孩子王,到時候跟她通個氣兒,她就幫我把事兒辦了。”

後來到了月底評選的時候,沈蔚帶著學生作弊,把票都投給了他們的新語文老師——沈棠。

沈蔚無比驕傲的說:“這是我媽,你們看我爸都凶吧,在我媽麵前兩招都受不了。”

眾學生頓時把沈棠奉若神名,經常來探討躲避殘酷老師的辦法。種敏銳的直覺,施壓道:“梁王殿下如果不好好配合的話,這個案子就難辦了,國師為人證,親眼看見你碰過這個小白瓶,死者身邊所有東西都檢查過,隻有白屏內有毒素,也就是說條條線索都指向你。”南宮宸顯得淡定:“我有殺他的理由嗎?”這一問還真把人問住了。遠日無冤,近日無仇,為何突然要殺人。南宮宸又說:“紀存希是罪臣之後,一直在煉丹樓而根據煉丹爐守衛證詞,我也就是最近才闖進過去一次,冇提前踩點,隻見了一次就要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