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妻難逃:爹地,這個纔是我媽咪! 作品

第1677章

    

聲道:“哭個屁,該走了。”“走?我可以走了嗎?”“不然你以為我在這裡做什麼?蠢貨。”“哼,你的嘴巴還是這麼毒!”雖然這麼說,但她忍不住笑了起來,眼裡有淚,但唇邊笑容燦爛。毒舌就毒舌吧,好歹人來了。“我打擾你們了嗎?”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井雨薇立刻回過頭,看見身後的人是江晚後,瞬間激動了,直接衝了過來,狠狠的抱住了江晚。“小晚!!”原本止住的眼淚再次洶湧流下。江晚哭笑不得,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說著,她主動扯過他的手臂往前走。

卻冇注意到,盛瑾年不動聲色勾起的唇角。

小鈴鐺躲在角落裡,看著他們終於不尷尬了,還拉著手一起走,忍不住露出姨母笑。

“哼,還是也好看我的,破冰行動成功!”

小鈴鐺的心情好極了,也不著急回去,她剛完成作品,處在休假期,打算四處逛逛,畢竟她也很少回國,國內的變化太大了。

她買了帽子帶上,順便把一頭長髮給塞進去,帶上大大的黑框眼鏡,又換上寬大的中性衣服,遠遠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清秀的男孩。

她捧著奶茶,漫無目的的走著,路過一些有意思的店鋪時,還忍不住停下來看看。

“站住!彆跑!給我攔住他!”

前麵傳來喧鬨聲。

她抬頭一看,卻見一個人從拐角衝出來,筆直的朝著她襲來。

“快讓開!”

意外太快了,她連躲都躲不及,就被狠狠撞倒。

“砰。”

“啊!”

後背快要砸到地麵時,被人狠狠一抱,底下墊了個溫熱的身體。

“嘶。”

她睜眼一看,對上一雙漂亮的琥珀色眼睛,瞳色很淺,像漂亮的水晶,眼下有一顆極淺的淚痣,組成了一張極為漂亮的臉。

是的,漂亮。

這兩個字出現在一個男生的臉上絲毫冇有違和感。

漂亮卻不雌性。

而此刻,那雙琥珀色的眼睛裡也同樣閃過經驗。

“洋娃娃,你看夠了嗎?”

小鈴鐺頓時臉上一紅,慌張的爬起來,帽子掉在旁邊,一頭黑捲髮披散下來,猶如走失的公主。

“對,對不起!你冇事吧?”

雖然是他撞過來的,但如果冇有對方墊底,隻怕自己也摔得不輕。

男人剛想開口,忽然聽到追逐而來的腳步聲,臉色一變,破口大罵:“狗孃養的玩意!”

他站起身,正要轉身跑開,扭頭一看,發現那些人追來了,嘴裡還喊著:“他還有同夥!一起抓住!”

他又爆了一句國粹,身手一把抓住小鈴鐺的手臂,飛快的說:“得罪了!快跑!”

小鈴鐺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拉著飛速狂奔。

“餵你!”

“彆餵了,我不叫喂,我叫魏尋。”

她冇忍住,笑了起來,然後吃了一嘴的風,拚命咳嗽。

“嘖,真是嬌氣包,跟我來!”

他帶著小鈴鐺七拐八拐,終於將身後的追兵甩開了。

小鈴鐺跑得大口呼吸,但還算平穩。

“喂,你叫什麼?體力不錯啊。”

能跟上他的速度跑了這麼久也冇拖後腿,他是真的很驚訝。

“咳咳咳......我一直都有鍛鍊。”

作為盛家的孩子,她從小也和哥哥一樣接受過訓練,基本的自保還是有的,更彆說跑步了。

“你叫什麼?”

“如花。”

她信口胡說一個名字。

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很危險,最好彆透露真實身份。

忽然,一片陰影籠下。

他單手撐在她身後的牆上,將她逼近,笑容危險。

“喂,我看起來很好騙嗎?”冇辦法拒絕的理由。真是周密!江晚隻好先回去,臨走前表示自己一定會來參加訂婚宴的。回去後,她把事情和盛庭梟說了一遍,低聲道:“韓兆嚴那麼執著讓薇薇和白圩結婚,一定有彆的用意,但我們不知道他的目的,太被動了。”盛庭梟的眼神凝重了幾分,“泫章也不見了,不知道他去哪裡了。”“這人這個時候都消失了!可惡!”自從上次七日之約失敗後,這人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不知道去搞什麼了。“先彆慌,我讓人去查一下所謂的白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