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巴勇的震驚!

    

範圍的攻擊呢,這下子不就來了嗎?他看向了這兩種武器的介紹。【名稱】:固定型自走輕機槍【等級】:1級【功能】:一分鐘2000發子彈傾瀉【描述】:固定型建築,強化過後的機械單位,自動型多管旋轉機關槍,一旦建造以後無法移動,可收回空間,附魔的子彈讓其對魔物有著不俗的殺傷力。··········【名稱】:自走電荷衝擊槍【等級】:1級【功能】:電荷麻痹。【描述】:固定型建築,釋放藍色的電荷子彈,落地點爆炸,...“珍貴或許吧,不過再珍貴的東西,也總要有個合適的主人啊,王塵就遠比我契合這塊石頭多了。”

“天才年年都有,可是揹負著如此大氣運的天才,恐怕,世界上僅此一位。”

林霸天微微一笑。

語氣是那樣的灑脫。

畢竟比起一塊在他手中冇用的石頭,反倒不如退位讓賢給其他人。

王塵此刻也有些震驚二人之間的關係,冇想到,林霸天居然認識巴勇

這樣一來,也就是說…

這兩哪怕不是同一級彆的存在,也是老相識咯

看來這帝都大學,倒也算是臥龍藏虎啊。

雖然校長的實力不行,可外界不敢來犯的原因,他算是知道了。

倘若帝都有林霸天這樣的存在鎮守,恐怕想要出現問題,也極為不易。

有著這樣的存在鎮守,確實不大可能出現問題啊。

“好了,如果無事的話,林老,那我先進去了”

王塵淡淡道。

林霸天笑臉相迎,連連歡迎王塵和巴勇進去。

王塵與巴勇並肩走在路上,感受著周圍打量的目光。

不論是王塵亦或是巴勇,全是眾多帝都大學學生渴求的存在。

他們之中哪怕單拎出一人,也足以讓他們為之瘋狂。

哪怕夜晚,帝都大學的學生也全部都圍了過來。

巴勇極為不喜被人圍觀。

強大的氣息不由自主的泄露出來。

除去親近之人,巴勇毫無疑問是不威自怒的。

周圍學生也頓時心領神會。

有些東西,是他們聽不得的。

……

待到他們離開後。

巴勇鬆了口氣,打量起了王塵。

隨後,他輕輕笑著,似乎是想明白了什麼,又搖了搖頭。

他雖然很好奇為何王塵能夠變得如此強大。

氣息甚至不下於他。

可…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機緣。

他作為長輩,更不應該去過問小輩的機遇。

更何況,之前王塵遇到的種種危險,如果帶入王塵如今的實力,那便說得通了。

王塵並非一夜變強,而是一直以來都很強大。

若非換做他人,又怎可能每次都化險為夷。

果然…

這小子,一直都很強,自己之前居然還在懷疑王塵的實力,嘖,還真是有些失職呢。

巴勇想通了。

反正王塵是站在華夏這邊的,無論如何獲得的力量。

他隻需要無條件信任便可。

“巴大哥。”

王塵突然開口道。

“嗯”

巴勇有些好奇的回頭。

王塵突然開口,這是為何。

“多謝你們這段時間為我照顧父母了。”

王塵感謝道。

他是一個以德報德的人。

既然對方有恩於他,那必然是會記住的。

巴勇在這一路上走來,幫他許多。

這些他都記得。

“害,小事,咱們這些職業者啊,最在乎的不就是家人嗎雖然我冇有,但我知道何為家人,畢竟與我而言,龍大哥也算是家人。”

巴勇突然一楞,隨後哈哈大笑。

他生性灑脫。

似乎滿不在意。

王塵並不知道這些。

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如果不嫌棄,以後隨時來我們家做客。”

“此外,你壽元應該快冇有了吧。”

王塵一眼就看出了巴勇的壽元也所剩無幾了。

這是人族的通病,種族的上限便在如此。

若是換為龍族,出生起便有幾近無限的壽元。

隻可惜,人族冇有。

哪怕是巴勇這種頂級的職業者。

也不過區區數百年,一眼便能看到儘頭。

“嗯,不過,我看到了你,這便足夠了,我們華夏,後繼有人。”

巴勇絲毫不為自己即將到來的大限而感到傷心。

畢竟他日理萬機,隻要多活一天,就能夠為華夏,為人族辦很多事情。

“不,我的意思是,可能還要讓你受累許久了。”

王塵右手輕輕一翻,數顆生命本源靜靜的躺在他的手中。

這一次原始森林之行,所收貨的生命本源幾近無限。

此物雖然對實力增幅不大。

對壽元的提升對於長生種來說也不大。

畢竟那些精靈族龍族,動輒幾千年幾萬年。

這些生命本源也就不過提升百年有餘,自然被他們所看不起。

可若是對人族,那可謂幾乎是能夠活下第二個人生。

“這是”

巴勇的眼神從一開始的茫然到後來的顫抖。

生命本源!

而且從上麵濃鬱的氣息來看。

遠比人族之前收穫的生命本源,要純淨千倍!

這絕對稀世珍寶!

此物的價值,不可估量!

單憑一顆,就足以讓自己多活百餘年!

這是何等的寶物!

王塵冇有多做言語,將生命本源推入巴勇的手中。

他身上還有許多。

無需謙讓。混亂之地,他未必拍的上號。畢竟混亂之地深處的存在,就連現在的他也不算完全知道。但他知道,若是八十級之前踏入那片領域,簡直必死無疑!就算是八十級的強者,進入那片死域之中,也是絕對的九死一生,生還機率,十不足一!他剛踏入八十級的時候曾經踏足過一次那片禁地。隻是剛一進入,就被那種禁忌的存在嚇到六神無主。他深知,那樣多地方絕對不是他可以踏足的。自那以後,他一直積蓄力量。這混亂之地的外圍,無論多少的異族,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