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鳶霍寒辭 作品

第1579章 愛意隨風起,風止意難平(全文完)

    

一個隱秘的巷子,竟然就有他的據點,狡兔三窟。在侍者的帶領之下,她進入了一個隱蔽的房間。撩開這厚重的簾子,裡麵是寬闊的場地。男人靠在一張紅色的沙發上,戴著銀色的麵具,晃著酒杯,微勾著嘴唇看著她。池鳶的眉心皺了皺,與狼為伍,要麼被狼吃掉,要麼就利用這匹狼,達到自己的目的。“來了。”男人的聲音暗啞,刻意壓低了聲調。池鳶走到他的身邊坐下,背挺得很直。“我聽說,賭場不隻是做賭錢的生意,還做其他的生意?”男人...第1579章愛意隨風起,風止意難平(全文完)

唯獨在有關她的訊息出現的時候,他纔會猛地情緒失控,需要找個地方躲起來才行。

這個時候的他才明白,原來偽裝自己愛一個人,跟偽裝成不愛一個人,都是一樣的困難。

他洗了好幾下臉,彷彿要將皮膚搓出一層皮。

確定自己看不出任何的異常,他纔打開洗手間的門走了出去。

彼時距離聶茵拿到奧斯卡的獎項已經過去了半年。

她和賀凜經常在微博上秀恩愛,就連賀窗的微博都跟著淪陷了,不少人都問他,為什麼不反對。

但是賀窗從未公開迴應過這個事兒,這也符合他的一貫作風。

聶衍不再像從前那樣卑劣的希望這兩人分手,因為就算分了手,聶茵也不會來吃他這顆回頭草的。

這樣的認知真是讓人難過。

他的指尖夾著煙,站在無人的走廊,聽著不遠處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覺得自己無比的孤獨,孤獨的好像快要死去了。

所有人都以為他是活過來了。

隻有他知道,其實他早就已經死了,現在活著的,隻是一副完美的行屍走肉而已。

他聽到大廳那邊傳來一陣騷動,也就趕緊走了出去。

然後他看到了眾星拱月的聶茵。

她將頭髮全都挽了上去,露出優美的脖頸。

她的身邊站著依舊年輕的賀凜,也不知道她跟賀凜說了什麼,賀凜突然朝她笑了起來,聶茵也跟著笑了。

於是周圍有人打趣,“你們感情真好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訂婚?”

賀凜太年輕了,如今還不到結婚的年齡。

他們之間隻有先訂婚。

賀凜暫時冇有注意到不遠處的聶衍,聶茵也冇有注意到,隻是甜蜜的跟在他的身邊。

明明她比賀凜大七歲,卻被照顧的很好,宛如回到了少女時期,臉頰上甚至時不時的就會出現一抹嬌羞的神情,然後嗔怪的看著賀凜。

賀凜又趕緊不懷好意的笑笑,貼著她的耳朵,大概是說了什麼情話,聶茵頓時踩了他一腳。

他誇張的喊痛,倒在她的肩膀上。

她在鬨,他在笑。

多好。

聶衍再也偽裝不下去了,所有精心撿回來的體麵在這一刻全麵奔潰,他趕緊又狼狽的退回去一步,退回了走廊的陰暗裡。

他們依舊在這個圈子裡生活,以後難免都要見麵的。

以前他幻想過無數次,自己光明正大的挽著她的手,出席這樣的宴會,金童玉女,恩愛無雙。

但是現在她挽著的卻是另一個人,他甚至連站出去的勇氣都冇有。

他匆匆的將高腳杯隨手放在路過的侍者的托盤上,就從小路上離開了。

下樓梯的時候,甚至差點兒摔跤。

一直回到自己的車上,那瘋狂跳動撕扯著的心臟纔好受了許多。

然後,他又給薑野打了電話。

現在霍寒辭那邊喜得二胎,有了小女兒,天天都在家陪老婆孩子,隻有薑野有時間。

薑野過來接他的時候,毫不猶豫的坐進了駕駛位。

這半年以來,聶衍不是第一次遇到聶茵,每次都是這樣狼狽離開,但是下一次出現在其他人的麵前時,他依舊是完美的聶家公子。

唯獨在聶茵的麵前,他原形畢露。

“又見到聶茵了?”

薑野一邊握著方向盤,一邊問他。

聶衍點頭,眼眶紅紅的轉頭看著外麵,“她比以前更漂亮了。”

那是從未出現過的漂亮,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

薑野不說話,也有些納悶,愛情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啊。

看遍了自己周圍這些人的糾纏,追逐,他已經有些害怕了。

把聶衍送回家,聶衍在下車的時候,冇忍住又哭了。

一邊哭,一邊問,“你說時光要是還能重來該多好。”

這句話薑野無法回答他。

這個世間的事情,大抵都是這樣冇有道理的。

“聶衍,進去吧,睡一覺就好了。”

聶衍關上門的時候,神情落寞。

“我今晚不想再夢到她了。”

已經受夠了那種夢境與現實的巨大落差。

但今晚真的不夢到她的時候,聶衍又翻來覆去的難受的不行。

然後他趕緊起身,找了一些以前聶茵在聶家的照片。

但她在聶家並不受歡迎,照片很少很少,僅有的幾張都被他收集過來了。

他看著看著,眼眶就有些濕。

這次睡著的時候,他終於做夢了。

真好。

這是他夢裡僅剩下的一朵玫瑰,偏偏現實裡山高又路遠。

愛意隨風起,風止意難平。

(全文完)他冇有辦法,歎了口氣,連忙走出病房,並且給家裡人打了電話,家裡都快急瘋了。病房內。池鳶也覺得有些累,特彆是在意識到自己被送走,送到那個島上之後,她每天都睡不著,還氣急攻心暈了過去。現在看到讓她生氣的正主,她恨不得一巴掌扇過去。但槍也開了,打也打了,似乎什麼都不能做了。King隻是繼續用那種視線把她看著,許久,才問出一句。“池鳶,你是不是很討厭我?”所以千方百計想要讓孩子消失,想出了那麼多墮胎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