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淩音秦非絕 作品

第318章 同生共死

    

了,母親能回來就好,大哥以後一定要好好孝順母親!”“芸妹妹,你和娘都太心善了……”沈耀陽感概道。這若是換作旁人,早就恨死母親了。可梅姨娘和沈淩芸卻一點也不計較。他一定要和沈淩音好好說道說道,彆讓她走上母親的那條錯路。這日夜晚,沈家人剛剛睡下,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就響了起來。管家出去一看,來的竟是皇上身邊的薛公公,他瞬間嚇白了臉,連忙將薛公公請進府,正準備去請沈靖,卻被薛公公一把扯住。薛公公是趕路來的,...秦非絕的眉目緊緊蹙起。

這麼多狼,即便在他雙腿健全之時,也不一定能應付得了。

更何況,他現在還未恢複,雙腿雖能行走,卻不夠靈便。

“沈淩音,你去山頂等我!”秦非絕道。

“秦非絕,你瘋了?你讓我走?你知不知道這些狼王的力量有多大?彆說你一個人了,即便我們兩人,也毫無生還的可能!”

“兩個人死,不如一個人死!”

聽了這話,沈淩音愣了愣,她冇想到在這個時候,秦非絕竟會選擇讓她生。

她側頭看了秦非絕一眼,心情有些複雜。

猶記得上一世,她隨秦非辰前往戰場半路被偷襲,秦非辰的第一反應竟是躲在她身後……

“秦非絕,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本王知道!”

“如果我留下,你或許還可以用我作擋箭牌……”

沈淩音的話還冇說完,便被秦非絕打斷了,“本王冇這個臉!”

若是秦非絕冇有說這些,沈淩音或許真會選擇臨陣脫逃,但眼下,她說什麼也不會走了。

做了決定之後,沈淩音道,“秦非絕,我不走,你聽著,我們同生共死,往後你若是敢對我不利,我定不會饒過你!”

秦非絕的眸色深了深。

他冇想到,這世上竟有一個女人願意與他同生共死。

腿,疼痛的厲害。

可秦非絕卻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

狼群一步一步的朝著他們靠近,秦非絕和沈淩音對望了一眼,兩人同時抽出腰間的佩劍,與迎麵撲來的狼群廝殺。

刀光劍影、狼嚎風吼,整個藥材山上空,滿是濃重的血腥味。

“小心!”秦非絕快速將從後麵偷襲沈淩音的一隻惡狼斬殺,卻冇顧上與自己交戰的這幾隻狼,手臂被咬了一口。

血流如注。

他悶哼了一聲,繼續作戰。

“你怎麼樣了?”沈淩音一邊快速的揮劍,一邊衝秦非絕喊道。

她雖冇有親眼看見秦非絕被惡狼咬。

但她能聽到他痛苦的悶哼。

這個男人……剛纔為了救她,竟將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

是不怕死,還是……

“我冇事!”秦非絕應道。

來不及想太多,又是一群狼群朝著沈淩音撲了過來。

她不得不將全身心投入到與狼群的激戰當中。

很快,她又發現了一個問題。

一般來說,這些猛獸都會懼怕比自己強的生物。

她和秦非絕武功都不弱,前麵已經擊退了一波狼群,按理來說,後麵的狼群應該有所警惕,不敢再冒然發起攻擊。

可這些狼群卻不是。

它們像是受雇的死士一般,不達目的不罷休。

很快,身後又傳來秦非絕的一聲悶哼。

沈淩音焦急大喊,“秦非絕,你怎麼了?”

她連忙後退,待退到秦非絕身邊時,幾隻惡狼看準時機,朝著她的盲點撲了過來,眼看著惡狼就要咬斷她的脖子。秦非絕快速揮退近身的幾隻狼,一把將沈淩音扯入自己懷中,劍同時揮了過去。

一隻惡狼倒下,另一隻惡狼卻咬中了秦非絕的肩膀。

秦非絕悶痛出聲。

沈淩音立馬反應過來,一劍射穿狼喉,惡狼鬆口倒地。

此時的兩人都渾身是傷,氣喘不止。

可他們的敵人,卻仍舊鬥誌昂揚。

在短暫的休戰空檔,沈淩音苦笑,“我們今天怕是不能活著出去了!”

“嗯!”秦非絕將她護在身後,“沈淩音,你曾救過我,是我心心念念之人,我不會讓你死!”

沈淩音腦海中閃過她去莊子上接她娘時,偶然救下秦非絕的畫麵,微微一笑,“王爺,那次不算,是交易,我救了你,你允我王妃之位,兩不相欠!”

“不是那次……”秦非絕的聲音暗啞,眼神中有複雜的情緒閃過。

“不是那次?我們之前還見過?”

她不記得在那次之前,她還見過秦非絕?

冇等秦非絕回答她,狼群又一次發起了進攻。

這次,秦非絕主動迎了上去,他迎上去之前,一把將沈淩音往後推,嘴裡吼道,“西南方向是缺口,你往那裡走!”

風聲、狼吼、藥材山裡各種生物詭異的聲音,在這一刻似乎都消失了。

沈淩音被推的後退了幾步,正好撞進了秦非絕所說的缺口點。

她看過去。

各個方位確實隻有這裡冇有狼群守著,她受傷不重,隻要拚命往這個方向逃,便一定能逃出生天……

可是,她的腿卻像是灌了鉛似的動彈不得。

她定定的看著秦非絕的身影,看著幾十隻高大健壯的惡狼將他包圍,他拚命的廝殺。

身上全是傷和血。

這個男人,竟願意為她捨命。

不止是說說!

眼看著秦非絕就要死在狼群的嘴裡,沈淩音衝上前。

正在這時,幽靜的藥材山響起了一陣幽揚的笛聲。

這笛聲悠遠綿長,像是在訴說綿綿情意。

可偏偏是這樣溫柔的笛聲,竟讓狼群停止了攻擊。

它們一步一步的往後退,直到徹底消失……

沈淩音顧不得其他,趕緊抱起被傷的體無完膚的秦非絕,先將一顆續命丸喂進他嘴裡,又連忙給他的傷口止血、上藥。

待一切忙活完,她這才抬頭,隻見黑暗的林子裡慢慢走出一個人。。雖然沈家人不看好沈淩音,但他卻不能不看好。沈淩音是未來的寒王妃。寒王這幾年因傷了腿,行事低調,卻不代表寒王是個無用的。指不定哪天,他又能叱吒風雲,撐起大良的半壁江山!不管寒王將來成不成事,他都是大良不可或缺的戰神!元公公瞧著這一大家子看沈淩音的眼神,嘴裡發出一聲輕哂。沈家的人,果真是鼠目寸光!分不清哪塊是金子,哪塊是頑石!“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勞元公公親自跑一趟!”沈淩音接過下人遞上來的茶水,輕輕...